注册 投稿
经济金融网 中国经济学教育科研网 中国经济学年会 EFN通讯社

学霸谭旭:从北大到华盛顿大学

\

华盛顿大学经济系助理教授谭旭

今年30岁的大连女孩谭旭是个传奇。2003年,毕业于大连市第一中学的她当年以全校第一、全市第四名的成绩考入北京大学;在北大拿下理学学士和经济学学士双学位;后来考取斯坦福大学硕博连读,并拿到全额奖学金;去年毕业后,任教于华盛顿大学,担任助理教授……

去年春天,美国著名科学期刊Pacific Standard开刊文介绍由该杂志评选的“The 30 Top ThinkersUnder30”(“30位最杰出30岁以下的年轻学者”),这其中就有来自中国大连的谭旭。在谭旭还是个孩童的时候,就被阿尔伯特·爱因斯坦深深吸引,那时她梦想自己可以成为一位物理学家。她说:“我一直坚持自己的理想,努力成为一名科学家,但不再是物理领域。”当意识到自己可以从研究社会经济发展中获得更多乐趣的时候,她转变了研究方向。

我很喜欢林毅夫老师的课

从小到大,学习对谭旭来说,非但不是苦差事,还是种乐趣。即便到了高三冲刺阶段,她晚上超过10点睡觉的时候也很少。“我在学习上还是相对比较轻松的,最主要的方法就是反复研究曾做错的题目。”题型总是有限的,错过了一次,就不会再错了。高中毕业,她以662分的成绩考入北大数学系,这个成绩当年排大连市第一中学第一名、全市第四名。

大学期间,谭旭除了数学专业还修了经济学,“我很喜欢上林毅夫老师的《中国经济研究》一课,他的课在北大可火了,500人的大教室,估计每节课椅子都不够。”谭旭说,林毅夫老师用经济理论讲为什么中国经济发展得快,如何保持增长等,使她渐渐觉得经济于个人、于国家都是特别重要的。本科毕业后,谭旭换了专业。

文章登上《美国经济评论

北大毕业后,谭旭以全额奖学金考取了斯坦福大学硕博连读。在研究生期间,她深入地研究了经济领域的各类现象和问题。谭旭表示,经济和生活是分不开的,“在空闲时间里,我会尝试把学到的东西用到生活里。比如说,学习金融数学后,我开始用定价理论来炒股,用交易理论来商谈房价。”

2013年,谭旭从斯坦福大学博士毕业,进入华盛顿大学担任助理教授。那时,担任华盛顿大学经济系主任的雅克·拉瓦里说:“我们这儿还从来没有哪个助理教授,带着如此斐然的研究成果来任教。”谭旭在抵达西雅图(华盛顿大学所在地)之前,已在顶尖的学术期刊上发表了四五篇学术论文,对于年轻的经济学博士来说,这是很少见的。

谭旭最值得骄傲的成就是一篇与他人合作并发表在《美国经济评论》(美国最顶尖的经济学期刊)上的论文。这篇论文的中心内容是探讨在没有正规银行体系的农村地区,人与人互相帮助(而不是正规的银行借贷)是重要的,实际上这种互助对于提高整个村庄的福祉是至关重要的。凭借在经济学领域的卓越理论研究成果,谭旭日前被美国科学研究领域的权威杂志《Pacific Standard》评为30名30岁以下的顶尖学者。

谭旭告诉记者,一直以来,她对经济学有着浓厚的兴趣,在北大学习博弈论课程时,她就在不停地钻研这一领域。“我了解到,激励机制和人们的行为是一个那么有趣的研究课题,这可能会改变整个经济发展。”谭旭说。

把时间花在最令人愉悦的事情上

作为一名经济理论学者,谭旭自己的人生格言也没有离开时间和金钱,她说:“人生短暂,所以要把时间花在最令人愉悦的事情上。”采访中,谭旭始终带着微笑,谈到一些话题时,她甚至发出爽朗的笑声。在熟悉她的亲戚、朋友眼里,谭旭没有人们想象的“学霸”特有的沉闷气质,相反,她是个十足的开心果,从没有头悬梁锥刺股的苦读经历。

“我尝试把学校里学到的东西运用到真正的生活中。举例来说,学习金融数学后,我开始用定价理论来炒股,用交易理论来商谈房价。这些东西有时管用有时也不灵,但自有它的乐趣。”

谭旭颠覆了女博士在记者心目中的固有印象,她开朗、风趣、睿智、谦和,完全没有长时间做学问的刻板。她说上课、做学问之余最大的爱好是旅游,旅游能够让她与这个世界更亲密,让她体会到更多生活的乐趣。让记者吃惊的是,博士还没毕业,谭旭就结婚了。谭旭介绍说,老公是复旦大学本科毕业,耶鲁大学硕士毕业,现在也在美国工作。两个人有共同的追求,并且能够相互理解和支持。“作为女博士,你可真是啥也没耽误呀!”记者笑称。“呵呵,求学本来就不应该是人生的负担,更没道理成为‘劣势’,应该成为乐趣,并且让生活品质变得更好。”

\

谭旭的父母都是大学教授,父亲在谭旭很小的时候就注重启发她的思维,一道数学题,父亲会想办法给出三四种解法,和女儿一起探讨喜欢哪种方法,哪种方法好。一次,父亲看她在做一道sin15°等于多少的题,当时她并不会算,但她用量角器画一个15度的角,然后根据条件,量出相应线段长度再计算。最后在选择题的四个答案中,找到了最接近的一个。

谭旭说:“妈妈的影响是那种‘润物细无声’的,小时候觉得妈妈不管我,长大了才懂妈妈在‘偷偷’教育我。妈妈觉得孩子有独立思考的能力很重要,所以小事情都不管我。”谭旭说,小时候学习成绩一般,那时要想上一所好的初中,要学校老师推荐。身为大学老师的妈妈告诉她,学习不好就会失去很多机会,愣是没帮她找老师。就这样,谭旭上了一所一般初中。谭旭后来的努力完全是发自内心的,这在一定程度上得益于母亲的“不管”式教育。

学成回国已是终极目标

“毕竟现在国内的环境越来越好,给了大家更多的发展空间嘛! ”

如今走上了美国讲台的谭旭成了许多同龄人羡慕的对象,她在一年前在美国结婚、安家。这对于不少国内的年轻人而言,已然是修成正果了,但谭旭告诉记者,这仅仅是她梦想的开始,而终极梦想是要在祖国才能实现的。

在华盛顿大学,谭旭主要讲授博弈论等课程,她的学生中大部分是来自世界各地的年轻人,但其中一门课程40名学生中有超过30名来自中国,谭旭说,近年来,越来越多的国内青年赴美留学,国际学者中中国人的身影也越来越多,“我问过他们,他们中有许多都打算学成回国的,毕竟现在国内的环境越来越好,给了大家更多的发展空间嘛!”谭旭说,她也不例外,眼下虽置身海外,但心还在国内,她希望能回到祖国,能帮国家制定一些给生活贫困的老百姓改善自身生存条件的政策。

但在回国之前,谭旭说自己虽然获得了一些成绩,但距离她心中的“富有成就的学者”梦想还很远,“特别是在发展经济学和理论的交叉点上,目前而言,大多数发展经济学侧重于实证部分。”谭旭希望到自己退休时,可以为发展经济学的理论作出贡献,同时也想通过自己的工作,给自己的祖国带来一些贡献。

(责任编辑童德文,邮箱:jpdong@cenet.org.cn)

文章评论
关注我们

快速入口
回到顶部
深圳网站建设